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 > 圣水寺(圣水寺凭吊)

圣水寺(圣水寺凭吊)

圣水寺(圣水寺凭吊)

  写下这个标题,连我自己也有些诧异:圣水寺那可是汉中城周边著名的名胜古遗,她以两千多年前汉代初年萧何亲手所植桂花树——“汉桂”而闻名遐迩,又以黑、白、青、黄、赤——五色“龙潭”与千年庙宇得以成名,“凭吊”一说缘何谈起?

  我曾在今年初春与近日两度造访了圣水寺。

今年初春,大家都知道是新冠疫情暴发最恐怖的时段,居居区与城乡交通要道全都封堵,外出上哪儿都得偷偷摸摸。我骑上摩托车东出汉中城,沿西汉高速东出口引道跨过汉江,穿越高速公路涵洞,躲过了层层封锁线,用时30分钟成功抵达了圣水寺。

(下图为大门背面照)

  您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圣水寺大门自然是关得死死,一纸《通告》无疑似当头一盆凉水……暖暖的正午春日照耀着寺前柳,照耀着死一般空旷的道路与门庭,唯有寺外池塘边的小草若无其事般发出了新芽,算是对我傻傻的迎接。

这个时候那怕有一阵宏亮的钟声从寺院的门缝里传出,让我能感受到一丝生命的悠扬,我定会甘心地踏上归途。

然而什么声音也没有……

(下图为大殿山门步道)

  担这么大风险而来,总不能灰头土脸的回去,——老胳膊老腿的,翻墙而入绝对是下策。左顾右盼,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大门右侧竹林边的围墙竟垮塌了一块,残墙的高度也就一米左右,手抓竹竿轻松一跃便上。

寺里自然是空无一人,大雄宝殿的院落山门紧闭,环巡一圈,两道侧门也同样加锁——佛门重地断然是不敢再走歪门斜道的——千年汉桂今日是无缘目睹了。

  山门外古树参天,蓊蓊郁郁,寂静的寺院里能听的到心脏的跳动声,虽沒有杀气腾腾的感觉,阴森恐怖到是真真切切,我生怕这一刻忽然从宝殿里传来一声宏亮的钟声,那绝对不是庄严,而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一刻偏偏有一句老话涌上心头:“一人不进庙”。我今天的举动不是分明犯忌吗?于是赶紧点上一支烟,聊以自慰与镇静,“我这不是还在外围徘徊吗?”

(下图为70年代残存的古汉桂)

  我估计,此刻倘若四周但凡大小有点儿动静,我定会一路出逃的;还好,什么声响也没有。这里还有黑、白、赤、青、黄五色龙谭不是,——尽管黑龙潭深锁于大殿院中,毕竟还有四谭可见,于是在心惊胆颤之中绕着大雄宝殿外围依次见着几个龙潭。白龙潭相对较远,在大殿东南角的一处山沟里,但这潭是唯一被罩在古亭之下,且地势最高、水质最好的一潭,不仅如此,一座叫“龙王殿”的古建筑特别建在了潭的上方,更增加了龙潭的神密和神圣。

(下图为古汉桂老根新发的幼树)

  后山是断然不敢上了,尽管听说山上还有望江亭一座,但瞅瞅上山的路森林茂密,乌烟瘴气横生,也就没敢再移动脚步。

及至走回大殿前的小广场,才发现庭院里早有几枝梅花在悄悄开放,专门通往此处的两辆109路城市公交车也停放在此处(这阶段公交是停运的),——刚进来的时候怎么就没能看见呢?是不是真有些胆怯,这怕是最好的证明。

仔细想想,今年的第一次圣水寺之旅是很难称之为“凭吊”的。

(下图为黑龙谭)

 等我今年第二次上圣水寺已是立秋半月之后了。

为什么还要来?首先是公交车通了,从家门口不远乘车,30分钟便到达,这天又是星期六,正好去凑凑人气;更重要的是大殿与汉桂也多年尚未见,算是为初春的第一次补课。毕竟这汉桂也是汉中市的市树,虽然未到桂花飘香的时节,闲在家中,不如在这亦无风雨亦无晴的多云天气去闲庭信步更好。 

(下图为白龙潭)

  这109路公交车到圣水寺是终点,每10分钟一趟,这多少还有些旅游专线的意味儿,可令人我感慨的是,大中午乘车又是休息日,及至在终点下车,车上就只剩下我和老婆两个人了。等我俩120分钟之后返程,从圣水寺发车时车上还是只有我们两位乘客。

这天的圣水寺,大门与山门同时洞开,我以为应该是要门票的,坐在车上还为忘记了携带身份证而后悔,那知道不但不收门票,也无人测体温,更无人要求戴口罩,进门后想要遇几个游客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圣水寺无论是初春还是如今,并没有跟疫情有半毛钱的关系,怎么会是这样一副渗淡的模样?

(下图为赤龙潭)

 今天得以大步踏进山门,跨进大雄宝殿的庭院和正殿了,但我急于关心还是千年汉桂。远远见着从大殿里出来一人,手里拿着清洁工具,身上却只是普通人着装,肯定是工作人员无疑。只见他放下工具,径直到了院中央的巨大铁香炉前虔诚地上起了香火。

眼见铁炉中的香火如此星星点点,甚至连青烟也难见,我不禁自问:香客呢、寺里的僧人呢?

我上前同样虔诚地叫了声“师傅”,那人微微抬起来头,我忙问:“这圣水寺的千年汉桂在何处?”那人用手向前方一指:“千年古汉桂早死了,现在能看见的就是它老根下发起的新树”。

(下图为青龙潭)

  我心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之前来看这汉桂还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事了。当时我还在这圣水寺汉江河对岸的汉中县金华公社扦队当知青,每逢到河里的枯水季,我们几个知青会蹚水过河,目的地并不是圣水寺,而是去河对岸的813厂转商店,买生活用品;当然,有时也顺道去圣水寺看看属于“四旧”的古汉桂,看看神奇五龙潭。

(下图为黄龙潭)

  那时的千年古桂尚在,虽然它已是枯枝凌空,但仍一枝存活,向天际泛着深绿。这棵汉桂历经沧桑,树高大约10来米,主干高约2米。据说每年的中秋时节,桂花会神奇地花开三次,呈红、黄、白三色,花朵4至9余瓣不等,香飘数里,名扬四方。

这圣水寺与汉桂相映成辉,为汉中市的奇观胜景之一。汉桂以其美丽婀娜的婆娑树影和清爽可人的幽幽芳香,备受人们的青眯和喜爱,被汉中市人民政府命名为“市树”,成为了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象征。

  这汉桂便是圣水寺的灵魂,它的存在便是一年一度对汉中市民的召唤,自从它死掉了,围着它的那座砖砌的巨大的土台,怎么看更象是一座古墓,静静地空守在这大雄宝殿的庭院之中。新发的小树与土台之上蔓生的杂草相伴,随时都有被身边的藤蔓吞噬掉的风险。如今的人们似乎也都很实际,高大上的“亲爹”死了,谁还会在意你毫无身价的“晚辈”?

  我在白龙潭附近转悠的时候,从旁边山上的小路上走下一位老妪,依然是拿着清扫工具,不过她的手中多了一把红辣椒。我向之询问:

“这圣水寺今天为何没有卖门票?”

“十几年都没有卖过门票了!”老妪不加思索地回答。

我又问:“你是寺里的员工吧,山上还有什么好玩的?”

老妪回答:“这条路你们根本走不成,上边也没有啥东西。”

“你怎么还在景区里种上了自留地?”我说。

“常年也莫啥人,山上种点也莫人管。”老妪有点无奈。

  等我又转到“青龙潭”的上方时,看见这确有一条通往山顶的砖台阶路,但见,台阶上布满湿湿的青苔,同样杂草丛生,密密的树林将其遮挡的严严实实,重点是一块篱笆封堵在路中,告诉我此路不通。

  这圣水寺里还建有《圣水寺博物馆》,有“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陈列馆”,有“石刻展览馆”和“乌木展览馆”,只可惜皆因如今渗淡的旅游现状,全部关闭。可想而知,这里虽属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偌大的办公区域里也同样见不着人影。财政状况可想而知。

(下图为山门内景)

  今天这还算有几个游人,两辆小轿车也可以大摇大摆地开进景区大门里,但景区边上的商业网点早已无一开张,让人颇感心寒。

在汉中市大为发展全域旅游的今天,城里没有几家地接旅行社将这儿规划为游览目的地,对本市而言,此处应当是稀缺旅游资源,而如今怎么却混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这让堂堂的汉中市市树“汉桂”的脸往何处摆?——那苍翠的青山与五色的龙潭都还在其次。

这样的凄凄造访,难道不能称之为“凭吊”吗?

(下图为大雄宝殿庭院一角)

(下图为大雄宝殿内景)

(下图为果实累累的枣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