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 > 结婚30年(结婚三十年)

结婚30年(结婚三十年)

结婚30年(结婚三十年)三十年前的我也追星,追的是台湾作家琼瑶笔下的纯情少女——看似发育尚未完好的修长身材里,蕴含着点点若隐似无的文艺小清新;黑黑透亮的长发,轻灵飘拂如絮;双眸清莹顾盼,不语中又映透着纯真,恰如荷塘月色下,一株出水芙蓉,无意间夺人眼球,潜入心田。

此生荣幸,曾经义无反顾,决意与我结婚的妻如是也。

我们结婚,没翻黄历,也没去八卦。先预定一个日子,然后就一天天后延,延到实在不知长兄归期时,便确立一个日子,通知几茬挚爱亲朋到新房里吃糖喝茶,唱歌跳舞,欢声笑语,祈愿祝福,少荤寡淫。午夜尽散。

这一天,公历1988年3月31日,我们公布的结婚纪念日。其实,我们俩不约而同的更看重、更在乎、更珍惜的是这一天的前一天:三月——三十日——星期三。多好的数:三。如《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一天,我们在亲手新建的爱屋里初试云雨,偷吃禁果,完成了彼此人生中,一个真正男人/女人的涅槃。

从此,每年的这一天,我们无论多忙,都要在一起,不是约定是默契。吃顿饭、看场电影••••••相聚中,或送去一个有趣的眼神或静静的一段牵手或相依一刻。三十年了,未有间断。没有期盼,不用坚守,似春风扑面。

结婚时低调、新派又无神。但是,母亲还是警告我们,新婚要在新房里住上三日。听命母亲。三天后启程三亚,开始了我们的蜜月之旅。

三亚,有我们向往的阳光

三亚,有我们不弃的天涯

返程途中,为了我们‘’甲美好‘’的未来,转道去了“甲天下”的桂林。最‘’甲幸运‘’的是:我们的孩子竟然起源于蜜月之旅时的美丽山水。

结婚,不是两张床合在一起那么革命,更不是领个媳妇回家,多双筷子那么潇洒。我们结婚后,便离开母亲,单独过小日子。是母亲的要求,更是妻之所愿。

结婚时我们白手起家,加之婚后就有了小孩。等到孩子出生,已是‘’江郎才尽‘’。

我不善使钱,更不会赚钱。真是苦杀了我妻。好在妻不慕荣华,勤俭持家,将清贫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简单的房屋打理得整洁有趣。孩子要学习,就亲自找到同学指导,十年风雨不停歇。无怨无悔将家完好的撑起,将爱完美的护着。岂是温暖如春言尽。

而我,尽管生命中无数次的默然祷告,都未曾祷告出忏悔,但是,内心对于只有付出,未得回报的妻,始终有着近乎虔诚的怜惜与敬爱。

如果你是一只爱飞的鸟

我就是宙斯门下的艾俄洛斯

助你在彩云间愉快来去


如果你是一湾清溪

我就是那溪边垂绿的柳絮

呵护着你淡然的珍稀


如果你是一片飘落的叶

我就是方舟里飞出的鸽子

衔着你,任凭狂风暴雨

平日里偶有的“致•X•j”与玫瑰的‘’殷勤‘’,是虚情的无聊,还是矫情的无用?世俗的哲问与我无关。

对于婚姻,从一开始,我就指望能如钱钟书与杨绛夫妇那般彼此搀扶彼此欣赏彼此珍惜的超凡脱俗。如今反思,虽然没有做到那样的境界,好在也没落到电视剧《金婚》那般的空有岁月。我庆幸,正是有了对婚姻品质的要求,才给予了没“更新”或‘’下滑‘’时预留了空间。《易经》:“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

而今,岁月如梭,结婚已三十年,人生也过了大半辈子,虽说依旧是一手玫瑰一手诗。春风徐徐。但是,当年轻时的拮据与责任渐渐成为一种“财富”后,脚下多了远方••••••

这些年我们相依相伴:

攀越过人迹罕至的仙乃尔

进入过死亡之地的柴达木

入北国感受雪乡的梦幻

潜南海探望珊瑚的绮丽

尽情的领略过——桂林、石林、沙林、竹林、雨林,盐湖、关隘、戈壁、石窟、沼泽、丹霞、岩洞、瀑布、沙滩、雪山、雾凇、冰川、热泉、火山••••••

满足吗?对于物质生活,从结婚的那天起,我们就没有过过多的贪欲。如今,老之将至,物质的需求更是少之又少。过去的生活曾辜负了我们,而今的我们又岂能辜负生活。更何况是春风化雨时。

只是啊!时间有余了,钱依旧见肘。怎会不见肘?世界这么大,我们既然来了,又怎能不去走走看看:

法国的浪漫、英国的绅士,如书中描述?

瑞士小镇、挪威森林,却是丹麦童话的现实编织?

海伦的美,真让人垂涎三尺?

卢浮宫、金字塔、先贤伺,

还有那耶路撒冷的哭墙与清真寺,

我般外族或无神者,能否感悟出那其中的真谛?

环球的游轮,非洲的火车,怕只是梦里的故事。

夏威夷的阳光,加勒比的沙滩,新西兰的牧场,何时感受一次?

生命有限,渴望无限。

我们不寄托婚姻的天涯海角,我们只渴望相爱的阳光沙滩。别说什么“青山依旧”、“天若有情”。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是这天地间的一匆匆行客,彼此能从人海中选择对方,缘分的话另说,爱的话也少来,单单就这相依相伴几十年,就实属的既难得又偶然且幸运。我们的婚姻虽然没能像周有光与张允和夫妇那样相敬如宾、举眉齐案,也自当且行且珍惜还尊重。更何况,还因我们在纵情于美丽山水之时,由于至爱所致而留下了彼此的根也罢、命也罢、爱也罢的生命延续,乃至以后对其的呵护与怜惜。

而今,说不上儿孙满堂,可也是有了孙女。三代相聚,其乐融融。有如李白云:“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是吗?

我没给也给不了妻与家庭大富大贵,只望此生相爱于妻、和睦于家。尽管格调低了点,也已知足。

我保不了妻的容颜如初,但是,愿力所能及的使其至美。最怕像怡和那样留下‘’不解‘’的怨悔;最好如秦怡“依人”般柔丽。或是杜拉斯《情人》里描述的:‘’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只是想告诉您,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留下许多岁月痕迹的容颜更让我喜欢。”

说实话,三十年的婚姻里,并非全是和风细雨。那是因为,生活本来就是有甜有酸,有苦有乐,更有无尽的关爱与痛楚。没有这些,何谓人生?只是啊!没多少人能像我们这般对“爱”的不经意却又初心不改,还“傻傻的”,怯着胆低吟:

请让我静静地陪伴着你,

直到淡淡的老去。

这样的温馨年华,

纵使白发苍颜,

眼眉无形,

我都会安然珍惜。


你带着唐时如意,

宋时烟雨,

循过荷塘月色的香迹,

给了我今世最真实的欢喜,

却在无意中,

不经意时,

又梦回旧里,

相依相叙。


如果有一天,

天涯没了云雨,

只剩下睡意,

也不再有寻觅。

我将守着围炉的光阴,

化雪为泥,

抚水成冰。

游完人生,

戏尽蜜语,

尔后,细品记忆……

我们的婚姻,只在当下,不求来生。

今生拥有了你,便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今生能与你相依伴,足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