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与往事干杯(与往事干杯)

与往事干杯(与往事干杯)

与往事干杯(与往事干杯)

孩子病了。发烧、咳嗽,生龙活虎的劲没了,郁郁寡欢的,多了几分温柔,消瘦的面庞,愈发显得清秀了。苏东坡说“因病得闲殊不恶,安心是药更无方。”——这一点,他是体会不到的,只是温顺地依偎在我怀里,乖巧得令人心疼。

孩子睡下了,他病中的睡眠有点浅,可依然甜美,留下人间烟火的气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天伦之乐”。


孩子没有鼾声如雷,不时地,总有讨厌的咳嗽,来搅扰他的梦。在陪护孩子的间隙,做点什么呢?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和强迫症患者,我对形式有一种近乎苛刻的要求,整洁,是一种追求,杂乱,是一种罪过,于是,打开书柜,整理起来。

这是一本特殊的书,是散文随笔集《激情与忧伤》的雏形和萌芽。那是大学时分,我延续了多年来阅读的习惯,痴痴地做着“作家梦”。我写下一些浅薄的文字,还从余秋雨那里学到一点故作姿态和装腔作势,“年少不识愁滋味”——“年少更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大二一个普通的日子,我买了车票,携了书稿,上了火车,向北京驶去。


是不是有点离奇?像痴人说梦?这就是青春,敢想,敢干,不瞻前顾后,不患得患失,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的目的地是“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这是我从图书出版信息上得到的地址,是作家出版社的所在地。


我好像还真见到了出版社的一名编辑,他眼镜片后面的微笑,惊讶之余,还有几分慈祥。他说——现在不是散文的季节,除了余秋雨等畅销作家,其他作家的散文多半是要赔本的,如果是小说还可以考虑一下,云云。


年轻为什么可贵?就在于那一份无知。青春就懵懂了,中年就成熟了,只有年轻,带着一点稚气,也可能是英气,向梦想发起冲锋,不顾世俗人的眼睛。年少轻狂,我试图去推开作家出版社的大门,推不开,我折身而返。我比王国维幸运,他试图推开承德避暑山庄的大门,推不开,纵身一跳,自尽在颐和园里。

这一份资料的名字,叫做:爱情。零七年,公招教师面试中,我看到她,难以忘怀。现在,是公元2020年,距离第一次邂逅,已经过去了13年时光。现在,我不知道她美还是不美,因为我打量她的时候,不可能像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那样纯粹,我不可避免地戴上了亲情的有色眼镜,是丈夫打量妻子,或者,孩子的父亲打量母亲。


不过我想,曾经她是美丽的,至少在我眼中。不然我不会克服心头的羞涩和自尊,在街道拦住她,渴慕相识,不然我也不会一封又一封写情书,为她写下30000个字。我丧失理性和原则,为一个女人而倾倒,说是荷尔蒙冲动也可以,但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那便是:爱情。


我觉得,她有点像我喜欢的作家:王安忆”。有时她有点不平,说“难道我是王安忆的替身?你在我身上寻找她的影子?”我笑着说——其实你应该感谢王安忆,是她让我们相识相亲。


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对潞城来说,我这个高平人是外地人,当初,刚工作的时候,本地的男教师,是抢手的,香饽饽一般,帮忙介绍对象的人很多。而外地的,很少有人问津。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品尝到养儿育女的辛苦,我突然明白了其间道理。一个女人嫁给本地人,公公婆婆,资源丰富,会有许多便利,而嫁给外地人,孤立无援,自力更生,便要承担许多辛苦。


说回来,当时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沉迷于王安忆的小说。好心的老师提醒我——你务实点吧,别看王安忆了,赶紧找对象,王安忆能替你介绍个对象?


没想到一语成谶,果然王安忆替我找到了对象。因为她长得有点像王安忆,我喜欢上了她,然后我们走进了婚姻,真有意思。


回顾往昔,文学的梦想,爱情的热望,已成昨日黄花,过眼烟云,可供回味,可供遐想;回首过去,曾经的岁月并未走远,过去的事情我难以忘怀,岁月,你好,往事,干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